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风采
做一个散发人性光辉的法官
——记武陵区人民法院民一庭审判员孔源源
作者:记者胡德桂 通讯员黄应文 高远  发布时间:2016-07-08 08:42:49 打印 字号: | |
  先做人,后做法官。做一个散发人性光辉的法官。

                   ——孔源源

  当一个女人身怀六甲的时候,最需要家庭的港湾,最需要丈夫的呵护。可潘女士却在这个时候向法院提交了一纸离婚诉状。负责审理这起案子的武陵区人民法院民一庭审判员孔源源,作为女人,作为过来人的她,对潘女士的此举产生了疑惑:“究竟是什么原因值得她在这个时候作出如此不可思议的决定?”。

  先做人,后做法官。这是孔源源为人处世的风格。“发出起诉状副本、开庭传票……等待开庭审理”。接到这桩案子后,她没有这样做。对于离婚案子,不管是什么原因提起的,她往往先把法官的身份放在一边,而把自己当成当事人的朋友。这不,起诉状副本、开庭传票等法律文书还没有发出,她就通过电话询问、劝导双方。

  原来,夫妻之间为一些琐事吵过嘴,潘女士觉得丈夫“凶”了她,感到丈夫对她不好了。

  是的,潘女士比曾有过婚姻史的丈夫小14岁,当初,她不顾亲朋好友的极力反对,死活要与他走进婚姻的殿堂,是因为潘女士觉得他就是她的靠山与港湾。丈夫对她偶尔的一“凶”,就让她感到丈夫对她不好了,就感到自己心目中的靠山要崩塌了,就感到自己心目中的港湾要被海啸摧毁了。

  孔源源就像娴熟的中医一样,把准了脉,然后对症下药。她首先安慰潘女士:

  “应该是你多疑了。你看,一次偶尔的‘凶’了你,就认为丈夫对你不好了,靠不住了。这不是多疑、多虑,又会是什么呢?要知道,孕期准妈妈受体内激素变化、身体变化,难免情绪不稳,容易多疑、多虑。虽说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但要尽量克制。否则,会影响胎儿的发育。再者,现实的婚姻家庭生活与恋爱时的花前月下、海誓山盟的卿卿我我,还是有反差的。”

  “可以看得出,你从内心深处是爱你的丈夫的,不然,你不会下那么大的决心要与他走在一起。如今,你又要下这么大的决心要与你爱着的人分手,一旦真正分手,你的内心会感到更加痛苦。这样一来,对你肚子里的宝宝发育不利。我也看得出,你是一时情绪的冲动与发泄,才做出了这不成熟的决定的。我劝你好好考虑考虑。”

  “谢谢孔法官,那让我考虑考虑吧。”孔源源委婉温馨的话语,让潘女士的心头如严冬晒太阳一样温暖。心中舒坦了许多的潘女士在婚姻迷茫的岔路口找到了方向。

  紧接着,孔源源又把电话打给了潘女士的丈夫:

  “人家排除山大的压力嫁给你,是因为人家觉得你是她的靠山与港湾。你比人家大那么多,也应该像大哥对待小妹一样,迁就人家又何妨呢?再者,女人有身孕时,情绪波动大,脾气大,你作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有什么不能迁就的呢?”

  “我这就去给妻子赔礼道歉去。”孔源源一席话,说得还蒙在鼓里的潘女士的丈夫悔恨不已地说,“我还真不知道她会生这么大的气,没想到她会真的到法院去起诉离婚。这完全都是我的错。请法官放心,我们不会离婚的,我这就去给她赔礼道歉去。”

  两天后,孔源源接到潘女士的电话,她已气消云散,决定撤回起诉。潘女士的丈夫也给孔源源打来了表示谢意的电话。一个差点落地陨碎的婚姻之镜,被孔源源托起。

  孔源源审理过不少婚姻案子,大多被她调解结案。

  其实,孔源源审理其他民事案子也是一样,特别尊重当事人。她看不惯“脸难看,事难办”的“老爷”作风,她要做一个散发人性光辉的法官。

  武陵区某社区居委会和组里,以小萱萱的母亲是二婚以及其父亲是外地人为由,拒绝分给小萱萱土地征收补偿分配款。

  小萱萱的母亲是某社区2组成员,1998年与一浙江人再婚,1999年生下小萱萱。小萱萱便随母入户到某社区2组。

  前些年,某社区居委会的集体土地被征收,在分配土地补偿款时,小萱萱却榜上无名。于是,小萱萱把居委会和组里告上了法庭。

孔源源是这桩案子的主审法官。

  其实,这是一起并不复杂的案子。婴儿出生后,既可随父上户,又可随母上户。小萱萱既然随母上户了,就是某社区居委会2组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就得像组里的其他成员一样享受土地征收补偿款。

  孔源源在这起案子中一个更重要的角色就是,被原告认为是他们的一个精神支柱。

  “居委会和组里会不会找关系,给法院施压,最后官司不了了之……”“既然你们找到了法院,那么,就请相信法院。我们会依法办事的,会给小萱萱一个满意的结果。”面对小萱萱父母的担心,孔源源耐心地安慰他们。

  开庭那一天,居委会和组里来了一群人旁听。只听得旁听的人群中有人向小萱萱的父亲不停地“呸”,有人指着小萱萱的父亲破口大骂:“真不是东西,当初我们好心好意接纳你,可你到头来还要与我们争利益,你真不是东西……”面对众人的指责与辱骂,小萱萱的父亲敢怒不敢言,甚至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莫说是小萱萱的父亲了,此时,孔源源的心里也像针扎一样疼,她敲响了威严的法槌,重申旁听纪律,旁听秩序才得以平静。

  休庭后,小萱萱的父亲找到孔源源,再次表示了自己的担心与想法。他担心组里的居民以后会给他“颜色看”或报复他什么的。孔源源再次安慰小萱萱的父亲,说:“不要怕,法律就是你们坚强的后盾。”

  就是这句话,坚定了小萱萱的父母依法维权的信心与勇气。

  后来,武陵区人民法院判决:某居委会和组里付给小萱萱土地征收补偿分配款25000元。

  某居委会和组里不服,提出上诉,二审法院维持了一审原判。

  “你真是一位热心的法官……”当小萱萱得到应得的补偿分配款后,小萱萱的父亲特意打电话给孔源源说了一些感激的话。

  李女士和葛先生婚姻破裂前,欠了李女士母亲和妹妹的钱没有还。于是,李女士的母亲和妹妹把李女士和葛先生告上了法庭。

  原来,肢体残疾、没有工作的李女士患有肾病综合症和糖尿病等疾病。离婚前,葛先生的收入几乎只能维持家里的生活开销,而李女士看病的钱大多是向母亲和妹妹借的,多年来多次共借了五六万元。因为是离婚前的债务,葛先生应与李女士共同还债。

  然而,葛先生认为是他们母女、姐妹搞假借条故意要诈他的钱,起初拒不承认、承担这些债务。

  这时,孔源源打电话做起了葛先生的工作。在孔源源看来,要想成为一名散发人性光辉的法官,审判之外的功夫不可或缺。

  “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你们好歹也是夫妻一场,更何况你们还有一个共同的儿子。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你儿子的份上,你也得管管体弱多病、吃低保的儿子他妈吧。再者,是你三番五次提出要与妻子分手,抛弃体弱多病的妻子,本来就理亏啊。难道你还要让自己的良心受谴责吗?”

这番话说得葛先生的态度软了下来,答应愿意承担债务。

  孔源源研究生学的是刑法,当初她选择学刑法的目的就是立志要当一个刑事审判员,因为刑事审判与当事人打交道相对少些,审起案子来也就相对清静些。没想到,从湖南大学研究生毕业考入武陵区人民法院后,却偏偏被安排从事民事审判工作,而且这一干就是五六年没挪个窝。几年来,她审结民事案子四五百件,几乎每一起案子都凝结她审判之外的功夫。

  从惧怕当事人的打扰,到成为与当事人心灵沟通与对话的高手,这种能力的获得,源自孔源源心灵深处、化作无穷无尽驱动力的理念,这就是:做一个散发人性光辉的法官。
来源:常德日报
责任编辑:记者胡德桂 通讯员黄应文 高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