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雇工在建房过程中受伤,房主与包工头谁来承担赔偿责任?
作者:黄幸高  发布时间:2016-12-05 14:58:06 打印 字号: | |
  2016年1月,家住常德市武陵区德山镇的龚某欲新建两层小洋楼。他找到鼎城区武陵镇某村村民晏某,与其签订建房合同,约定以“包工不包料”的方式承包给晏某。晏某承包后,组织同村村民宋某、刘某等人共同参与施工。宋某在建房工地上做小工,主要从事送砖工作。同年3月11日下午3时左右,由于新砌的三米高砖墙突然倒塌,将正弯腰卸砖的宋某砸倒,造成全身多处骨折及软组织挫伤,花去医疗费28167.92元。后经鉴定,构成九级伤残。因就赔偿问题产生分歧,宋某将包工头晏某和房主龚某一并诉至武陵区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二人赔偿劳务者受害各项经济损失127040元,扣除晏某已付的医疗费31700元,二人还需共同赔偿95340元。

  庭审中,晏某认为自己与宋某一样,都是为龚某建房提供劳务,并没有额外获得收益,所以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并且基于人道,自己已经支付了医疗费31700元。房主龚某则辩称,自己已将住房修建工程承包给晏某,新砌的砖墙倒塌是因为质量问题,承建房屋的晏某应承担全部责任。

  那么,本案赔偿责任到底该由谁来承担呢?从房主与承包人之间的法律关系看,晏某作为包工头承建龚某的房屋,根据我国合同法第251条规定,承揽合同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合同。承揽关系分为一般承揽关系和建设工程合同。建设工程合同一般含有较高的技术含量和很大的执业风险,法律要求建设工程合同的双方必须是具有相应的资质、有一定的注册资金和抗风险能力的单位。而农村个体建筑一般技术含量相对较低,执业风险相对较小,且民间建筑的承包方和发包方多为个体或个体组织。我国建筑法第83条第3款明确规定:“农民自建低层住宅的建筑活动,不适用本法。”2004年12月6日建设部下发的《关于加强村镇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管理的若干意见》第3条第3项规定,对于村庄建设规划范围内的农民自建两层(含两层)以下住宅,县级建设行政主管部门的管理以为农民提供技术服务和指导作为主要工作方式,并没有规定工匠必须取得资质证书。因此,农村两层(含两层)以下的房屋建设属于一般承揽合同而非建设工程合同,并不要求施工人具有施工资质。农村施工房屋为三层以上建筑的,则须由有资质的建筑企业施工,属于建设工程合同,适用建筑法的相关规定。

  本案中,房主龚某将两层房屋建设承包给晏某,采取包工不包料的形式,房主不参与建房活动,对建房过程不进行指挥和管理,只要求包工头按照要求把房屋建成,所以双方的合同属于承揽合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0条规定:“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据此,农民自建低层房屋,法律并无明确的资质要求,因此龚某将工程交由晏某完成,并不存在选任过失。同时,宋某被新砌砖墙倒塌砸伤致残,其损害也不是定作人龚某所造成的。另外,在宋某与龚某之间,宋某既非承揽合同的当事人,双方又无支付报酬的事实,也非无偿帮工关系,并不存在直接的法律关系。所以,本案中房主龚某对宋某的损害,不承担赔偿责任。

  再看包工头晏某与施工人宋某之间的法律关系。宋某等人作为施工人,跟随晏某干活,由晏某支付工资,宋某等人与晏某之间应为有偿性质的“雇佣关系”,即劳务关系。根据侵权责任法第35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宋某是在建房工地上卸砖时被新砌的砖墙倒塌砸伤,其在此次事故中并未有违反安全作业规范的行为,不承担过错责任,而晏某在组织施工时管理不到位,未及时检查工程质量,对宋某的受伤应负全部责任。

  综上,武陵区人民法院审理后作出判决,原告宋某因被新砌的砖墙砸伤所造成的损失,由包工头晏某承担全部赔偿责任,房主龚某不承担责任。
来源:武陵区法院
责任编辑:黄幸高